然后出现一个洞

洞是脑洞的洞。
联合存文的地方,主黑篮/全职,cp不定。
po主:夏绿&橙子,头像是各自的本命。

【修伞】装瞎

丨路边拉二胡的×卖盗版碟的【大误】

丨OOC肯定有



第一次遇见苏沐秋是在十一月的某个傍晚。那天叶修刚开完会从外面回来,抄了近路从学校后门走。秋天风挺大的,叶修拉起卫衣的帽子,只顾埋着头往前走。但刚走上天桥,就被人拦了下来。

“同学,碟要吗?”一个年轻小哥鬼鬼祟祟地问他。

搞音乐的对光碟的需求都挺大,因此常年有这些家伙在他们学校门口徘徊,叶修也早就习惯了。但这位小哥却从来没见过,叶修打量了他几眼,发现那人年纪不大,脸长得还挺清秀,看起来和他的学生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眼神不太好,叶修虽然穿得随便,但也三十出头了,人居然还管他叫同学。

“都有什么呀?”于是他问。

“什么都有。同学你要什么,钢琴,小提琴,二胡?”

小哥兜售起来有模有样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目录往他手里塞。

“谁要音乐的了?”叶修看他有趣,玩心一起,“别的有吗?”

“哟,要别的呀”小哥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正好我这也有。苍X空,松X枫,波多X结衣,要谁的?”

“都是男女的呀,男男的有吗?”叶修继续调戏。

“……”

这话终于把小哥给噎住了,人表情僵了一下,却不死心。

“现在没有,我明天就去进……同学你过两天再来?”

噗,现在的人为了赚钱都这么拼?

叶修快要憋不住笑,随口应了两声,赶紧摆摆手走了。

 

结果过两天叶修还真的来了,但不是来买碟的。

相反的,他戴着副墨镜,拎着把二胡,在大天桥中央一屁股坐下,拉起《二泉映月》来。大冷天的,他套了件军大衣,衣摆和乐声都在秋风里晃晃荡荡的,分外凄凉。

其实哪有这么悲惨?荣耀音乐学院民乐系的叶修叶教授,只不过是来体验人生,感受艺术熏陶而已。他早上刚和系主任吵了一架,对方嫌弃他上课吊儿郎当,演奏也是过分炫技情感不足。他当然不服气,一个脑抽,下了课拎了把二胡就来校门口装瞎子阿炳,证明自己的演奏也是有感情的。

事实证明叶修不愧是叶修,他要是认真起来,一般人都挡不住。傍晚正是人流高峰期,路过的行人听到这催人泪下的音乐,都忍不住眼眶发酸,觉得不给个一两块钱都不好意思走。

不一会儿,他的身前就堆了不少钱。叶修拉着二胡没停,偶尔点点头对路人表示感谢,表情严肃,十分入戏。

他本来想是玩一会儿就走的,没想到刚拉了几首曲子,一直在他边上晃悠的光碟小哥就过来搭话了。

“大哥,第一次来这边拉琴啊?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叶修还在装瞎,这时抬头直视前方,摇摇头。

“我之前就在这边拉琴了,前几天有事没来而已。”

大概是他表情装得太严肃了,小哥以为他大概遇上了什么伤心事,哦了一声就没敢再问,只是夸他二胡拉得真好。

其实哪有那么好,叶修心里清楚。在自家学院门口他还是怕被学生认出来的,不敢拿出全部本事,只不过是随便拉拉。重要的是感受一下街边卖艺的艺术氛围,培养培养情绪。

但是小哥却沉默地蹲在他身边不肯走。叶修表面淡定,墨镜下那双眼睛却一个劲地往他那边飘。见他眼眶似乎有点红,大概是被他的二胡声给感动的,心里顿时十分得意,想了想又抬手拉起了新曲子。

这回他更是使出了十二分的心思,专挑那些凄凄惨惨的曲子拉。果然那小哥听了新曲子,蹲在他身边低头了好半天,连碟也不想卖了。

大概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叶修终于拉不动要走了。他提着二胡站起来,很敬业地假装摸着天桥的栏杆要往回走。小哥很好心地帮他整理了地上的那堆钱交给他,还扶着他走下天桥。

“大哥,你明天还来吗?”分别之前他问,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当然来啊。”叶修愣了一下才回答。

 

可能是因为光碟小哥那一句话,叶修不仅第二天来了,后来更是天天都来。

因为怕被人认出来,他改到了晚上七八点才来。这时候天完全黑了,他还带着大墨镜,再加上刻意隐藏了琴技,他完全相信即使系主任路过,也是认不出他来的。

而卖光碟的小哥也是每次都很认真地听他拉琴,偶尔路过人少的时候,他们还会歇一会儿聊聊天。

叶修现在知道了对方名叫苏沐秋,是隔壁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大二的学生,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妹妹。兄妹两人相依为命,虽然不富裕,但是靠苏沐秋打零工也能活。最近他妹妹快要十八岁生日,他想攒钱给她买件礼物。正好听同学说起在这边卖盗版碟挺有赚头,所以就来了。

“你要买什么礼物?“叶修拉着琴问他。

“钢琴。”苏沐秋回答,“我妹妹和你一样,音乐天赋挺好的。她小时候在学校里还学过呢,弹得可好听了。可惜我没钱让她继续学,不然说不定以后她也能进这个学校继续弹钢琴呢。”

提起妹妹,苏沐秋整个人都自豪起来。他趴在天桥栏杆上,望着底下“荣耀音乐学院”那块牌子,霓虹灯的光照在他脸上,黑夜里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然而说到最后他又有点忧郁起来,眼睛里的光也暗了一点。

“……你是个好哥哥。”

叶修擅长嘲讽,却不怎么会安慰人。这时候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挤出这么一句,然后换了首欢快点的曲子拉给他听。

“不说我了,你呢?”

苏沐秋趴在栏杆上,安静地听了会儿曲子,又问他。

“我啊,我没什么好说的。”叶修随口瞎扯,“眼睛不好,只好靠拉琴养活自己。”

“你每天晚上来这里拉二胡,那白天干什么?”

“白天啊,换个地方拉呗。”

叶修说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

 

苏沐秋不仅是个好哥哥,更是个好人,平常很照顾叶修。

天桥这边人流量大,摆地摊的,卖艺的,卖光碟的人都不少,有时候位子不好抢。苏沐秋一般都来的挺早,下午一下课,四五点的样子就过来了。他会顺便帮忙占个位子等叶修来,还给他带瓶水。晚上等叶修要走了,他还一路扶着他,从天桥走到车站。

叶修为了卖艺卖得更逼真,后来还特意准备了个搪瓷碗摆在地上装钱。每次结束的时候,都是苏沐秋自告奋勇帮他整理那些零钱,再偷偷塞几张钱进去。他动作轻手轻脚的,要是一般盲人肯定察觉不出来。可惜叶修偏偏是个装瞎的,墨镜底下一双眼睛睁着,把对方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他面上憋笑憋得辛苦,心里还是有点感动的。

有次他在和苏沐秋聊天的时候故意提起,说最近自己生意好像好了一点,钱多了起来。苏沐秋摸摸鼻子有点局促,强行安慰他说,那是你拉二胡拉得好,路人都喜欢听。

“真的,比我卖的光碟里的那些人都好。尤其是那个什么叶修,他的二胡碟在我这里卖得最好了。我上次偷偷听过了,根本没你拉得好。”苏沐秋随便搬出一个眼熟的名字来安慰他,说得信誓旦旦。

“诶,对了,上次你说你叫什么来着?”他突然又想起来问。

“叶秋。”叶修笑着说。

 

“诶,这不是叶修吗?!”

就这么平安无事地拉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次他差点被认了出来。

认出来的人是黄少天,钢琴系大二的学生,曾经上过他开的选修课。黄少天当然不是靠琴声认出他来的,他只是在课上被叶修狠狠嘲讽过两次,闹得不太愉快,因此记他记得挺牢的。

“这位同学,你认错人了。”叶修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镇静,面不改色继续瞎掰,“叶修叶教授是我的双胞胎哥哥,我是他的弟弟叶秋。”

他和黄少天交道打得挺多的,也知道这个人怎么样最好骗。

“叶秋……?”

黄少天狐疑。他是听说过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的,但怎么也想不到堂堂音乐学院教授的弟弟会在学院后门的天桥上拉二胡卖艺?

“是啊……”叶修沉痛地点点头,“你也知道我哥哥这个人……”

也是,黄少天转念一想,叶修这个人人品差得很,会做出这种事来也不奇怪。于是他很愤慨地蹲下来,和对方一起痛骂了叶修半天。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你好好加油,绝对不能让你哥哥看扁了!”

临走之前黄少天很认真地说,恨不得把身上所有钱都掏出来给对方。

“对不起啊,没想到你和那个叶修原来关系那么差,我上次还在你面前提他。”

黄少天走后,苏沐秋凑过来跟他道歉。他本来以为黄少天要为难叶修,想过来帮忙的,没想到听了半天对方的“悲惨过去”,听得他甚至心酸。

“那家伙算什么哥哥,我下次不卖他的碟了。”他很认真地说。

“那可别,钱还是要赚的。”叶修拦着他,心里快要笑死了,“大不了卖得贵一点。”

后来苏沐秋还是在卖叶修的光碟,但是提价提了一倍,而且每次卖出去的时候都没好脸色,害的买光碟的学生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叶修每次听苏沐秋和别人讨价还价,脸上的笑都止不住。他换了一首《赛马》,简直像是在给苏沐秋摇旗助威。

“这些老师学生吧……其实都是道貌岸然的……”

又有次苏沐秋一连卖了好几张叶修的碟出去,钱赚了不少,面子上却有点挂不住。他蹲下来和认真装瞎拉二胡的家伙八卦,大概以为这样对方会好受一点。

“我跟你说啊,有好多人偷偷问我买AV。对了,上次还有个学生问我买GV呢。GV你知道吗?就是男人和男人那种片子。我好不容易进了一点打算卖的,结果丫又不来了。”

噔的一声,叶修手抖弹错了好几个音,当然不是吓得,是被逗得。

“后来那些片子呢?”他问。

苏沐秋说他等了很久没人买,他又不好意思拉下面子去问路人要不要GV,只好很糟心地扔掉了。

“下次别丢啊,留着自己看也挺好。”叶修调戏他。

“谁要看啊?!”

苏沐秋叫,居然脸红了。

 

其实叶修平日里还要上课带学生,开讲座客串演出,也挺忙的。这天他去开个会,一连从下午三点开到晚上七点才结束。一想到昨晚还和苏沐秋约好了要去给他拉一首新曲子的,他饭都没来得及吃,就直接换了衣服拿了墨镜二胡就赶去天桥。

结果新曲子拉了一半,就被他肚子发出的咕咕声打断了。

“不好意思啊。”叶修坦荡荡地说,“今天白天有点事,来之前忘了吃饭。”

他故意说得含糊,不知道苏沐秋脑补了什么,今天对他格外得好。

九点刚过,叶修就准备走了。苏沐秋一向是在这里呆到十点的,今天却收拾了东西说要和他一起走。

扶着他下天桥的时候对方问他等下有没有事,叶修当然摇摇头说没有。

“那正好,我请你吃饭吧。”苏沐秋说。

原来苏沐秋在十点之后,还要跑到学校旁边的面馆打两个小时的工。他今天特意早收了工,就带着叶修来吃饭了。

“这里的牛肉面最好吃了,你尝尝看。”

苏沐秋招待得特别周到,给他拉椅子擦桌子,还特意跑到后厨抢了厨师的位置给他下面条。等面端上来,他还拆了筷子手把手地塞到叶修手里,让他慢慢吃。

“很好吃,谢谢你。”

叶修尝了一口,由衷地说。他本来饿得快晕,这时候能吃到一碗热汤面,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苏沐秋本来想陪着他吃完面的,但是不巧今天面馆生意忙,苏沐秋早来了就被叫去帮忙。他扒在桌边不肯走,看着叶修,好像有点不放心的样子。叶修就戴着墨镜直视前方,很体贴地说工作要紧。

于是苏沐秋只好站起来往收银台走去,嘴里还叫嚷着让老板多加他一个小时工资。

叶修笑着拿起筷子吃面,其实眼睛在墨镜后面跟着苏沐秋到处转。看着他点菜跑菜又收银,忙前忙后却很开心的样子,只觉得心里又暖又软,一筷子面条差点都吃到鼻子里。他呛得咳嗽了两声,但还是觉得很好吃。

不过面里实在加了太多牛肉,叶修最后撑得差点走不动路。

 

那一碗牛肉面实在够暖,暖到了叶修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还带着笑。他手下的学生看着他那笑都觉得瘆的慌,战战兢兢地,手上错误连连。本来以为肯定要被嘲讽得体无完肤了,谁知道叶教授不但没说什么,还心情很好地拿起二胡做示范,琴弦轻动,流出一串灵动的乐音。

“叶修?!大冬天的你春心萌动啦?”

结果被路过的系主任听到,对方一探头进来发现拉琴的人居然是叶修,很震惊地问。

“滚滚滚,瞎说什么呢?”

叶修愣了一下,装作不在意地挥挥手,心里却是一跳。

到了那天傍晚,叶修还没从系主任那句话里缓过神来。系主任的耳朵是学院里出了名的尖,当初说叶修演奏越来越没感情的是他,现在问叶修是不是在谈恋爱的也是他。

动心……吗?叶修想,苏沐秋是挺招人喜欢的,人逗,心眼好,笑起来好看。

而且那一碗牛肉面也做得很好吃。

他又想起昨天晚上,吃完面后苏沐秋翘了班送他去公交车站。一路上他蹦蹦跳跳的,心情很好。他说自己快攒够钱了,正好再过一个月就是妹妹的生日,又赶上春节,这次绝对要给妹妹一个惊喜。他这么说着,搀着叶修的手往前走,一双手在冬天的寒风里也是暖乎乎的。夜晚的霓虹灯照在他年轻的脸上,连墨镜的镜片也挡不住他的神采飞,看的叶修都快觉得自己真的要瞎了,被闪瞎的。

所以说不动心是假的。

可惜现在的情况骑虎难下,苏沐秋已经被他骗了那么久。

一想到这点,平日里亏心事做惯的叶修第一次觉得愧疚起来。

于是他抽了口烟,决定要不今天就去和对方坦白吧。

 

结果到了天桥,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苏沐秋就主动开口了。

“我昨天晚上回去店里之后,老板就给发工资啦。”他很高兴地说,“还多给了我两百,刚好凑到那台钢琴的钱。”

“哦,那真是恭喜你了。”叶修表面上跟着他笑,心里却是郁闷。这叫个什么事啊,他前脚刚想明白了自己喜欢苏沐秋,结果后脚人家就跟自己说钱凑够了,以后不来了?

难道是自己之前骗人骗太多的报应?

“那你明天还来卖碟吗?”他不死心地问。

“啊?”

对方愣了一下,大概早就忘了在天桥卖碟和凑钱买钢琴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过了好了一会儿才回答,有钱赚为什么不来。

“而且认识你这个朋友还蛮开心的。”苏沐秋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叶修听了这话,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拉着琴的手指却开始止不住地飘,一首《病中吟》差点给他拉成《金蛇狂舞》。

他边拉琴边想要怎么跟苏沐秋坦白。看样子苏沐秋也对他挺有意思的,如果他好好说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

谁知道真正的报应在后头,他还没酝酿好措辞,他真正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居然出现了。

“叶、修、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真正的叶秋同志面色不善地站在他们面前,咬牙切齿地喊自家混蛋哥哥的名字。今天晚上他难得有事来学校一趟找叶修,谁知道走遍了整个学院都找不到人,打电话也没人接,正很挫败地准备打道回府。没想到这人居然在天桥人拉二胡卖艺,还跟一旁卖盗版碟的小哥有说有笑的。

这玩的是哪一出?!

但没想到他憋了一肚子脾气还没发作,旁边的小哥眼珠子咕溜一转,立刻护到他哥哥面前,对他发难。

“诶诶诶,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自己做的好事,还让他解释是怎么一回事?……”

这小哥伶牙俐齿的,一连串话抛过来听得叶秋脑壳疼,什么自己发达了就抛弃亲兄弟,绕得他云里雾里的。

“停停停,”叶秋做个了暂停的手势,把躲在苏沐秋身后的某个家伙揪出来,“我什么时候抛弃兄弟了?”

“而且明明这家伙才是叶修啊?”

叶修被他拉住,只能在一旁尴尬地讪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是想和苏沐秋坦白的,但不是像现在这样状况的坦白啊?

他不说话,苏沐秋却不依不挠还在维护他。叶秋被闹得心烦,一把摘掉叶修的墨镜,指给苏沐秋看。

“谁说他是瞎子了?”

叶修这时候居然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眨眨眼睛,看着面前陡然明亮起来的苏沐秋。

苏沐秋也愣愣地看着那一双比自己还要亮的眼睛,完全懵逼。

“靠,所以到底怎么回事?你一直在骗我?!”

过了半晌苏沐秋才反应过来,难得爆了句粗口。

“对啊,怎么回事?”

叶秋此时也在一旁帮腔。叶修看着他们同仇敌忾的样子,生平第一次有了手足无措的感觉。

苏沐秋很生气,立马收拾了东西要走。叶修赶紧拦住他,说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解释,骗人还有理了?苏沐秋还没说话呢,叶秋又在一旁插嘴。

叶修快被自家弟弟烦死了,但又没空理他,只顾着拉住苏沐秋说话。他知道苏沐秋是真生气了,一时也慌了神。平时能说会道的一张嘴,今天怎么都不听使唤,磕磕巴巴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

结果纠缠了半天,只冒出一句我喜欢你。

这话一出,三个人都傻了。苏沐秋涨红了脸,不知是气还是羞,连碟也不要转身就跑了。

 

这一跑就是一个多月不见。

叶修第二天还去天桥等苏沐秋,但吹了半夜的冷风也没见他来。他又去那天的面馆堵他,结果面店老板说小苏快要期末考了,请了一个月的假不来了。说话的时候老板的眼睛只盯着叶修的脸看,似乎在想他到底是不是苏沐秋那天带来的那个盲人朋友。

叶修没了办法,又不死心地想去苏沐秋的学校等他。可是他学校那么大,叶修在校门口一连等了三四天,也没见到苏沐秋的身影。他后来想了个绝招,拎着二胡坐在理工大学的正门口,又拉起《二泉映月》来。他那一首曲子拉得凄凄惨惨感人肺腑,路过的老师同学都忍不住停下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助,他就很认真地跟人家说,你们认识一个叫苏沐秋的同学吗,计算机专业大二学生,我有事要找他。

但苏沐秋也是个硬脾气的,这一出闹得沸沸扬扬的,闹到苏沐秋的大名全校皆知,闹到学校保安部忍不住以影响校容的理由要把叶修赶走,他也愣是没有出来找过叶修,连校门口都不经过。

不过在这一个月的拉锯战里,叶修才发现,他也许比自己以为的还要更喜欢苏沐秋,而且也许从更早一点就开始喜欢了。要不然他一大学教授青年才俊,大冬天的顶着寒风跑到路边去给人拉二胡?而且拉一晚上玩玩就算了,他还一连拉了两三个月,还不是因为苏沐秋当初的一句话。

和苏沐秋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他喜欢和他说话,逗他笑,再拉二胡给他听。

因为大概只有在苏沐秋身边的时候,他的二胡才是最动听的。

可惜这一切都被他搞砸了,他骗了苏沐秋那么久,对方生气不想见他也是应该的。

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活该。

叶修这么想着,连二泉映月都不想拉了。

 

期末考,春节,一个多月过去,叶修好不容易等到苏沐秋又去面馆打工了,赶紧去逮他。

苏沐秋站在厨房边,看见是他来了,顿时转过头不想理。

叶修点了碗牛肉面,他把面给他端上来,重重地往桌上一扔。碗里本来就只有清汤寡水两三根面条,被他这么一扔,汤又洒出来一大半,根本没的吃。

叶修却不在意,笑嘻嘻地拿了筷子,把面条一根根从汤里捞出来,慢条斯理地吃,吃了一两个小时,吃到苏沐秋下班。

苏沐秋憋着气,一下班甩了工作服就走。叶修赶紧去拦住他。

“你干嘛?”

苏沐秋想甩开对方,但是叶修的手握得太紧,他甩不开。

“你听我解释,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叶修说。

“那是哪样?你装瞎在路边拉二胡是干吗,吃了空没事干?”苏沐秋气到连家乡口音都冒出来了。

“体验生活嘛……而且我也真的没骗你。”

叶修居然敢这么说,听得苏沐秋心里怒火又起。

“你还好意思说你没有骗我?我当初问你的时候你怎么说的?眼睛不好,靠拉琴养活自己?”

“你听我说,真没骗你啊。”叶修凑近了一点,眨着眼睛给他看,“我近视两百多度呢,可不是眼睛不好嘛。而且我本身就是拉二胡的,就靠这个吃饭的呀。”

苏沐秋气得吐血:“那我问你白天的工作呢?”

“白天我是换了个地方拉琴呀,在学校里呗。”叶修理直气壮地跟他贫。

“靠”苏沐秋忍不住又爆了粗口,面对这种不要脸的人,他无话可说。

他挣扎着就要走,挣扎的时候还不忘小声骂两句,什么欺骗我感情浪费我时间。

“等一下,苏沐秋,你听我说。”

苏沐秋好不容易快挣开了,结果叶修突然松了手,直接拿双手握住他的肩膀,让他再次动弹不得。

“没错,我是欺骗了你。我给你道歉。”

叶修突然正经起来,低下头和他道歉。画风转变太快,苏沐秋一时没反应过来。

“可是我没有欺骗你的感情,那天我说过了,我是真的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第二次告白,苏沐秋又傻掉了。他涨红了脸,直愣愣地抬头看着叶修的眼睛。

“我真的不是存心骗你的,一开始装瞎拉二胡是为了好玩,但后来只是为了在你身边多呆一会儿。其实之前我就“想跟你坦白了,但是又怕你生气,不敢告诉你。

“我知道我很过分,骗了你那么久,你生气不理我也是应该的。

“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毕竟我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喜欢的人,可不想让你跑了。”

 

“沐秋,”叶修握着他的肩膀,低头直视他的眼睛,“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苏沐秋抬头看着叶修,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认真地看到对方藏在墨镜下的那双眼睛。叶修的眼睛长得挺好看,黑白分明,眼神明亮,说这话的时候里面透出坚定来,让他不禁有点呆。

喜不喜欢呢?他问自己。

最初知道叶修骗他的时候,他当然气得要炸。结果对方居然还冒出一句喜欢自己,简直当头一棒,让他以为是不是搞音乐的都是脑子有病。

这一个月他算是刻意躲着叶修。他当然听说叶修为了找他干出了一堆奇葩事,但也不愿去找他或者被他找到,一方面是因为生气,一方面也是尴尬。

毕竟两个大男人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太奇怪了。

 

可是他现在清清楚楚地看见叶修那一双眼睛,想到这双眼睛原来没有瞎,就觉得其实挺好的。

原来他身体健全,还能看见自己。想想自己以前呆在他身边听他拉二胡,感慨着有些事情对方是不是都做不到,想得整个人难受。没想到这些都是他在庸人自扰,原来叶修比他想象中过得好。

虽然是被骗了很久,但是知道他没有瞎,就很好了。

苏沐秋觉得自己不生气了,虽然他暂时还没有原谅叶修。

 

“滚滚滚,谁喜欢你了?”

苏沐秋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了叶修要往回走。他使劲低头,却还是被叶修发现红了脸。

“诶,别害羞啊,苏沐秋小同志。”

叶修赶紧追上去抓着他的手。

“谁害羞了?”

苏沐秋想甩开他的手,结果又甩不开,反而又被抓得更紧。

“是是是,没害羞没害羞。”叶修在他耳边笑起来。

苏沐秋又气呼呼地跟叶修的手指搏斗了半天,却拗不过他,只好别别扭扭地跟着他往前走。

 

寒冬未过,朔风凛凛。

叶修和苏沐秋两个人在冰天雪地里走着,却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暖的。

 

END

 


评论(32)
热度(792)

© 然后出现一个洞 | Powered by LOFTER